政策法规

专项债五大方向,明确了!

发稿单位:国中城投集团    发布时间:2020-04-08   点击:2498

4月3日上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和强化对中小微企业普惠性金融支持有关情况。会上,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表示,今年专项债更多的要体现支持经济社会发展和疫情防控要求,主要亮点和变化体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合理扩大规模。根据全国人大授权,经国务院同意,这两年都提前下达了部分新增专项债券额度。提前下达2019年新增专项债券的额度是8100亿元,今年这项工作开展的比较早,在此之前,已经提前下达了1.29万亿,加上此次再下达一批额度,提前下达新增专项债券规模将超出上年。

 

二是发行和使用进度提前。刚才介绍了,截至3月31日,全国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1.08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63%,加上这次再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进度和资金使用进度进一步提前,有利于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及早发挥作用,对冲疫情影响。

 

三是坚持“资金跟项目走”。再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按照“资金跟着项目走”原则,对重点项目多、风险水平低、有效投资拉动作用大的地区给予倾斜,加快重大项目和重大民生工程建设。

 

四是优化资金投向,体现疫情防控需要和投资领域需求变化。在重点用于交通基础设施、能源项目、农林水利、生态环保项目、民生服务、冷链物流设施、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等七大领域的基础上,适当扩大专项债券使用范围,将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单独列出、重点支持;同时,增加城镇老旧小区改造领域,允许地方投向应急医疗救治、公共卫生、职业教育、城市供热供气等市政设施项目,特别是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五是提高专项债券作为重大项目资本金的比例,加大带动作用。对今年新增专项债券,允许地方在符合政策规定和防控风险的基础上,适当提高用于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的比例,进一步带动社会资本加大投入,提高专项债券资金的拉动作用。

 

实录:今年专项债有什么特点?央行下一阶段怎么干?

 

4月3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亮介绍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和强化对中小微企业普惠性金融支持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今年专项债有什么变化和特点?

 

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表示,资金投向上,继续重点用于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的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主要包括交通基础设施、能源项目、农林水利、生态环保项目、民生服务、冷链物流设施、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等七大领域;同时,结合疫情防控和投资需求变化等适当优化投向,将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单独列出、重点支持;增加城镇老旧小区改造领域,允许地方投向应急医疗救治、公共卫生、职业教育、城市供热供气等市政设施项目。加快建设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流、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额度分配上,坚持“资金跟项目走”原则,对重点项目多、风险水平低的地区给予倾斜。同时,对今年新增专项债券,适当提高用于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的比例,进一步带动社会资本加大投入。

 

加强货币政策总量、逆周期调节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指出,国务院第88次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强化对中小微企业提供普惠性金融支持。一是增加面向中小银行的再贷款、再贴现额度1万亿元。前面有一个3000亿元,后面有一个5000亿元,这是1万亿元,这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帮助点多面广、市场融资成本较高的中小微企业获得再贷款、再贴现的政策支持。二是进一步实施对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对中小银行实施较低的存款准备金率是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通过改革的办法优化金融供给结构和信贷资金配置,支持中小银行更好聚焦中小微企业,增加信贷供给,降低融资成本,服务实体经济。三是加大债券融资支持。支持金融机构发行3000亿元小微金融债券,引导公司信用类债券净融资比上年多增1万亿元,这有利于进一步增加金融机构资金来源,并拓宽企业多元化低成本融资渠道,提升金融服务水平。

 

下一步,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灵活适度。坚持底线思维,根据疫情防控和经济形势的阶段性变化,把握好政策力度重点和节奏,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强货币政策总量、逆周期调节,同时处理好稳增长、防风险和控通胀的关系,实现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并且略高。充分考虑中小微企业特点和目前面临的约束条件,落实好出台的各项应对措施,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加强国际合作,多渠道做好预期引导工作。

 

央行绝不会让市场出现“钱荒”,钱也不要变“毛”

 

刘国强表示,中国目前进入全产业链的复产复工阶段,央行要分阶段把握好政策力度、重点和节奏。一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充分满足市场需求。央行绝不会让市场出现“钱荒”,当然钱也不要变“毛”,要实现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匹配,并且略高。二是继续用好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和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三是实施好定向降准。四是继续推进LPR改革,引导银行适当向实体经济让利。五是加强国际合作。六是主动与市场和媒体沟通,把政策意图及时公开说清楚。

 

应对疫情,中国银行业的风险抵御弹药充足

 

刘国强表示,疫情发生以来,央行密切监测银行体系的风险状况,开展了压力测试。新的相关测试结果将通过金融稳定报告及时披露和更新。短期来看,疫情对银行信贷资产必然造成下迁压力,但总的来看,中国的银行业整体损失吸收能力比较强,风险抵御的弹药比较充足。到2019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远低于5%的监管标准;拨备覆盖率186.08%,贷款损失准备余额达到4.5万亿元,应对不良率上升,缓冲垫是充足的,银行的资产质量的管控也很多样。

 

外部金融风险冲击得到有效防范

 

刘国强表示,M2和社会融资规模与名义GDP的增速基本匹配并且略高。在实体经济没有完全复工达产的背景下,新增贷款创出历史新高。中小微企业融资量增面扩价降。货币市场利率中枢整体下移。人民币汇率表现相对稳健。外部金融风险冲击得到有效防范。

 

存款基准利率的工具可以用,但要充分评估

 

对于银行呼吁继续降低存款基准利率,刘国强回应称,存款利率,它是利率体系里的一个压舱石,当然作为一个工具,是可以使用的,但是这个工具比较特殊,是“压舱石”,所以实行起来要考虑得更多。比如物价的情况,现在CPI明显高于一年期的存款利率,存款利率是1.5%,CPI是5.3%,这个问题要考虑。另外也要考虑经济增长,还有内外平衡的因素,利率太低了,是不是货币贬值压力也会加大等等这些因素。特别是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如果让它负利率,这样的话也要充分评估,考虑老百姓的感受。所以,总的来说,就是作为工具是可以用的,但是用这个工具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冲击充满不确定性

 

刘国强表示,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冲击会很大,但是到底有多大,何时好转,充满不确定性。冲击大主要表现在供应链渠道、贸易渠道受冲击大,以及避险情绪在加强,市场在波动。目前看影响还没有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2月24日以来,各个国家股市大约下跌25%,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大约下跌了50%,股市下跌50%是大危机的标配。

 

坚决扭转中小银行偏离主业、盲目追求速度和规模的发展模式

 

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表示,总的来看,现在的基本判断是当前我国中小银行总体运行是稳健的,虽然国际上金融市场是动荡的,经济有压力,不良资产略有上升,但是现在风险是可控的,主要的经营指标和监管指标都处在合理的区间。

 

周亮指出,近三年以来,银保监会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坚定的推动中小银行的改革,防范金融风险。首先要聚焦主责主业,坚决扭转中小银行偏离主业,盲目追求速度和规模的发展模式,回归本源,深耕本地、下沉服务,特别是要强化社区和县域经济的这种服务。

 

对银行办不好还拿高薪的高管要薪酬延期支付、追索

 

周亮强调,要积极探索把党的领导融入到公司的治理全过程中,强化三会一层的履职评估和问责机制。对一些履职不到位的,要严肃的追究他的责任,不当履职的我们要纠正。对一些银行办的不好还拿高薪的,要对他的薪酬延期支付,要追索扣回,要强化激励和约束机制。

 

股权混乱是部分中小银行特别大的问题,强化穿透式管理

 

周亮表示,近几年银保监会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坚定推动中小银行改革。优化股权结构、严格审核股东资质,强化对股东、特别是实际控制人穿透式管理,规范股东行为,依法整治违规占用银行资金,非法获取银行股权、股权代持以及使用不正当手段操纵银行经营管理的行为。最近查出了一些个别的中小机构,董事长的司机居然是大股东,甚至还有保姆是某机构大股东的,股权的混乱是中小银行特别大的问题。

 

通过司法程序清退违规股东,严肃查处各类违法违规人员

 

周亮指出,很多的银行出事出在人、出在高管层,所以把所有的高管层全部都换掉,调整充实的新的领导班子。有一些银行股东入股的时候,根本没有经过监管审批的,但是这些私下交易就开始转让。对这种违法的股权和股东进行了坚决依法进行了清退。通过司法程序,清退(违规股东),严肃查处各类违法违规人员。

 

现在恒丰银行已经由一家坏银行变成了一家好银行,但是市场也没有引起大的波动,非常平稳。中央要求要精准,还要稳定大局,所以银保监应该说实现了这个目标。

 

对于存在历史积累问题的中小银行,银保监会还会坚持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一行一策,结合实际情况,采取多种方式,比如直接注资重组、同业收购、合并、设立处置基金,设立过桥银行,引进新的战投等多种方式的组合来加快它的改革和重组。银保监会也会充分评估处置中可能产生的风险,做好各种预案,会牢牢的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资本市场保持稳定 北向资金最近又开始流入中国股市

 

周亮表示,市场是最好的说明,整个资本市场,股市也好,也保持着相对的稳定,银行的股价也是比较稳定的。而且,北向资金最近又开始流入中国的股市。所以,无论从政策层面还是市场层面,再一个从银行机构整体表现来看,我们整个的银行是很稳健的。

 

如何推动中小银行防范化解风险?

 

周亮表示,支持地方向部分高风险中小银行注入资金、可变现资产,或者通过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注资的方式,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同时,我们也特别欢迎符合条件的、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和外资机构参与到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中来。实行一地一策、一行一策,区分轻重缓急,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对少数高风险机构精准拆弹。加大金融反腐力度。对一些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的违法犯罪行为严惩不贷,让干坏事的人付出沉重代价。

 

0